菜单

金亚科技或面临退市,强制退市

2019年5月4日 - 新京葡
金亚科技或面临退市,强制退市

6月8日,金亚科技(300028)公告收到法院传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6月15日,对公司涉及证券纠纷案进行一审开庭。由多名、多批自然人或法人组成的原告起诉金亚科技,要求公司赔偿股票投资相关损失,原因系金亚科技2014年伪造财务数据,虚增利润总额80495532.40元,虚增银行存款217911835.55元。

金亚科技涉嫌欺诈将被“强制退市”

金亚科技高市盈率上市,从市场套出现金超过4亿元,给市场贡献的净利润总计却为负。亏损之中公司选择财报造假,随之而来的是券商分析师推荐及公募基金买入,以及让人瞠目结舌的股价狂飙。

新京葡 1

而今的下场,却是或将面临退市。

6月27日凌晨,深交所披露,已正式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程序,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金亚科技昨日跌停。

45倍市盈率首发上市

此前6月25日晚,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外发布《关于公司因涉嫌犯罪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告》,称公司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中国证监会已于近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

金亚科技成立于1999年底,初创时的名称为“成都金亚高科技有限公司”。中间经过几次股权转让后,2006年前后,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周旭辉,公司大股东为周旭辉和郑林强,分别持有公司75%、25%的股权。

相关人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等犯罪嫌疑

自2006年底开始,公司陆续引入两轮投资,增资扩股。2006年11月的第一轮增资,引入两个自然人总计2000万元左右的新增资金;2007年6月,第二轮增资中引入了2个自然人及包括九鼎在内的4家投资机构。

根据中国证监会稽查局《关于通报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情况的函》,金亚科技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首次公开发行核准。已查实金亚科技在IPO申报材料中虚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47.49%、68.97%。

2008年金亚科技又进行了增资,引进长沙鑫奥和两个自然人,总计2750万元新增资本。同年,九鼎创新等投资者选择将持有的股份卖出,彻底退出金亚科技。

证监会调查发现,其中2008年、2009年1月至6月虚增利润金额分别达到3736万元、2287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85%、109%。上述行为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

此后公司又经历数次股权变动,并于2009年10月30日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交易,当时的十大股东为:周旭辉持有27%、长沙鑫奥为4.76%、深圳杭元福持有3.7%、杭州德汇持有2.7%。

根据《行政执法机关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已于近日将该案移送公安机关。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以下简称《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深交所已正式启动对金亚科技的强制退市机制,公司股票存在被暂停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金亚科技发行市盈率高达45倍,上市时价格为25元左右,上市后迅速冲高到超过40元。

证监会调查还发现,金亚科技和相关人员还存在伪造金融票证、挪用资金以及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犯罪嫌疑。

上市前进入的一些股东们,不断减持套现。2010年年报发布时,深圳杭元福已经不在前十大股东名录中,杭州德汇减持;2011年年报的前十大股东名录,杭州德汇已经消失,长沙鑫奥减持近一半。

一旦退市不存在重新上市可能

金亚科技通过IPO上市,首发募集资金4.18亿元,而上市以来累计实现的净利润却为负数,为-1.38亿元,因为其多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公司首发上市的保荐人为华泰联合证券,在公司上市的这笔生意中,其赚取的发行费用为2624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一季度末,金亚科技尚有4.39万户股东。

业绩萎靡

深交所称,股东在公司股票暂停上市阶段和终止上市阶段还有两段交易机会。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1.8条,公司应当于知悉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或者移送公安机关决定时立即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停牌,并在收到前述决定文件后对外公告,公司股票将于公告次一交易日继续停牌一天。深交所自公司股票复牌后三十个交易日期限届满后的次一交易日对公司股票实施停牌,并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因此,金亚科技股票自2018年6月27日复牌,交易30个交易日。

2014年前后,金亚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应当心急如焚。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创业板股票,金亚科技一旦退市不存在重新上市的可能。

公司主营产品为机顶盒设备及软件服务,主要面向广电系统销售,主要的收入来自于我国西南地区。

深交所披露,2015年1月30日发布了修订后的《重新上市办法》针对创业板作出了差异化制度安排。《重新上市办法》第二条明确规定:“本所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

根据公司年报,2009年前五大客户为四川射洪广通网络有限公司、南充市鸿业广播电视网络传输有限公司、湖北赤壁市广播电视局、恒仁县广播电视局、山西亚泰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金亚科技证券简称暂时调整为“*金亚”,截至发稿时,“*金亚”封跌停板,封单金额为2.1亿元。

但随着行业趋势及竞争变化,公司主营业务愈发萎靡。2009年公司通过机顶盒设备及软件服务,赚取到了1.9亿元的收入,到了2012年增长到最高峰2.86亿元。此后便开始一路下滑,2013、2014、2015、2017年的收入分别为2.3亿元、2亿元、9800万元、2200万元。

曾是“电视游戏第一股”,股价最高68元

由于基本面情况不利及其他原因,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到2013年前后,公司股价已经从上市之初的超过40元/股下跌到最低4元/股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金亚科技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从事广播电视器材研发和销售的公司,公司最早大股东为周旭辉的弟弟周旭忠,2004年周旭辉从国营成都金丰无线电厂厂长辞职,接手周旭忠的75%股权。期间,周旭辉多次融资,将股权稀释至36.36%,借助创业板推出的机会,2009年成为首批登陆创业板的企业。

金亚科技已经进入亏损,2013年公司净利润为-1.2亿元,如果继续亏损下去,不仅股票跌跌不休,公司还将面临退市风险。

金亚科技宣称:“围绕家庭娱乐中心,由金亚科技全资子公司致家视游开发完成的家魔方享K歌/电视游戏金亚云平台的增值业务平台,结合公司IPTV,OTT,DVB
OTT的硬件设备,共同为广电运营商,电信运营商,宽带运营商提供整体解决方案。”

根据公司公告,2012年5月,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旭辉进行了股权质押。当时,周旭辉总计持有公司股份为71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7.21%,他质押的股份总数为47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为17.76%。

也因此,金亚科技被市场打上了“电视游戏第一股”的标签。公司上市后,金亚科技借助“泛家庭互联网生态圈”,“文化游戏产业链”等概念进行宣传,公司股价从发行初期的8.20元,在2015年牛市的推动下,上涨至68元。

周旭辉的质押还在不断增加,根据公司2014年10月18日的公告,当时,他累计质押股份总计6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上升到22.53%,已经将其手中81%的股份质押。

不过,公司并没有宣传的那么“美好”。随着中国数字电视行业的发展,数字化、双向化改造成本剧降,运营商已经没有必要通过运营分成的方式与厂商合作,而倾向于直接采购,这对于金亚科技原有模式造成了冲击。处于转型阶段的金亚科技业绩表现较差。

后来,金亚科技作出并购的动作。巧合的是,许多券商和分析师开始集体对公司发布深度研究报告,众多公募基金在此时集体买入,使得股价迅速上涨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2015年-2017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续三年为负,分别亏损1.30亿元、3380.48万元、1.90亿元。

不过,所有这一切的前提是,公司在2013年业绩亏损之后,必须尽快扭亏为盈,否则无法得到证券分析师的青睐,也无法让公募基金合情合理地集体买入,后续的并购定增等资本运作也都无从展开。

新京葡,■ 声音

真做账假盈利

投资者:停牌前卖出躲过一劫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资料,周旭辉在2014年初的时候也下了狠心,给金亚科技定下了当年实现3000万元净利润的目标。不过,实现的方式,却是通过做假账。

在金亚科技股吧中,有投资者称,在金亚科技停牌前卖出,躲过一劫,也有投资者表示,此前抱着抄底的心态买入,已经“被埋”。

公司会计核算设置了006和003两个账套,003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记账,006账套核算的数据则用来对外披露,其中的数据则是经过粉饰和伪造。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金亚科技持股股东达4.39万户,而机构投资者均已撤离,截至2017年年底,机构投资者累计持股仅剩1万多股;而在2015年该股股价创新高之时,机构累计持股超过9300万股。

每个季度末期,公司的财务负责人会将真实利润数据和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季度利润数据报告给周旭辉,而后由周旭辉来决定当季度对外披露的利润数据。

在去年证监会公布2014年年报财务造假结果后,金亚科技面临投资者一系列维权索赔。

周旭辉确认季度利润数据之后,公司财务人员再按照此数据要求,虚增收入、成本,配套的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款,计入账目中。

据投资者维权律师透露,面对投资者索赔,金亚科技方面并不配合,认为年报财务造假并不构成虚假陈述,不需要赔偿。金亚科技在庭审提出,若接受当前的高额索赔,可能会导致公司退市、破产,将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失。

按照这样的方式,2015年4月1日公布的公司2014年年报中,公司的利润总额实现超过7000万元,比2013年的亏损1.27亿元大幅度增长,并扭亏为盈。而实际上,公司2014年实现的利润总额的真实数据为亏损480万元左右。

由于金亚科技涉嫌欺诈发行,保荐机构也存有责任,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称,因为欺诈发行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根据法律规定可以要求保荐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无论怎样,此前很少得到券商分析师关注的金亚科技,2014年前后却突然受到关注。申银万国证券在2014年3月发布了22页的公司深度报告;同年9月则有国海证券发布了关于公司的17页深度报告;2015年3月,国海证券进一步发布长达29页的公司深度研报。而后,又有川财证券、方正证券跟进发布深度研报。

许峰律师称:“但因为关于金亚科技发行的一些媒体报道早年就看到,具体的可以发起索赔的时间点我们还在研究,目前还没有定论,建议暂时保持关注。”

而自2009年上市之后鲜有资本运作的金压科技,在2013年底之后却动作频频,分别于2013年11月、2014年4月、2014年9月、2015年2月、2015年4月、2015年5月、2015年7月、2015年11月陆续发布各种并购预案和动作。

■ 焦点

在公司2014年、2015年年报的十大股东名录中,公募基金也突然集体出现,包括中欧基金、汇添富基金、鹏华基金、易方达基金、招商基金旗下多只基金都赫然在列。

董事长亲自指挥“两套账”造假

公司股价因此急促飙涨。2014年1月初至3月初,公司股价从7元/股左右上涨到最高超过21元/股,2个月时间涨了近3倍。从2014年11月开始,公司股价更是从14元/股狂飙到2015年5月的68元/股。

随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开,金亚科技财务造假手段被曝光。

一地鸡毛

据证监会披露,金亚科技在2013年大幅亏损,为了扭转公司的亏损,时任董事长周旭辉在2014年年初定下了公司当年利润为3000万元左右的目标。

2015年6月4日,证监会对金亚科技立案调查,公司股票自2015年6月9日开始停牌,直至翌年3月才开盘,并且开盘就是连续跌停。此后股价就是漫长的阴跌,截至目前,已经从当时68元/股的高点连续下跌到4元/股之下。

每个季末,金亚科技时任财务负责人会将真实利润数据和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季度利润数据报告给周旭辉,最后由周旭辉来确定当季度对外披露的利润数据。

3月1日,证监会对此案作出处罚,对周旭辉处以90万元罚款,并对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公司其他责任人则分别处以30万元到10万元不等的罚款,以及5年或10年的市场禁入措施。

在周旭辉确认季度利润数据以后,张法德、丁勇和于每个季度末将季度利润数据告诉金亚科技财务部工作人员,要求他们按照这个数据来作账,虚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并将这些数据分解到月,相应地记入每个月的账中。参与伪造财务数据的人员包括周旭辉、张法德、丁勇和、李国路、刘红、张晓庆、舒稚寒、曾兵。也就是说,金亚科技董事长周旭辉亲自指挥公司财务人员,进行系统性的财务造假。

6月5日,又对时任公司董事的周良超处以25万元的罚款,并给予警告,原因是周良超在公司财务造假的2014年年报上做了书面签字,属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为了方便记账,金亚科技的会计核算设置了006和003两个账套。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进行记账。006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都记录于006账套。金亚科技的2014年年报就是使用的006账套核算的数据。

而金亚科技的状态似乎也濒临绝境。根据公司公告,截至2018年4月2日,实际控制人周旭辉已经将手里95.6%的股票都进行了质押,其总计持有公司股票96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98%,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9200万股左右,占公司总股本的26.75%。

证监会披露,金亚科技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伪造银行单据、伪造材料产品收发记录、隐瞒费用支出等方式虚增利润。

6月8日,金亚科技发布了公司存在退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

■ 延展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电话及邮件向金亚科技提出采访申请,但截至发稿,依然没能收到公司回复。

联合证券、大华德律会计师事务所将被追责

更新鲜的财会资讯、更实用的会计实操、更好玩的互动问答,请立即关注新华会计网官方微信

除了金亚科技,参与金亚科技保荐的中介机构也难逃责罚。

 

证监会表示,目前正在对金亚科技IPO保荐“机构、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从业人员的执业行为进行全面调查。初步查明,保荐机构联合证券、审计机构广东大华德律会计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机构天银律师事务所涉嫌出具含有虚假内容的证明文件,证监会将依法严肃处理。”

责任编辑:海天一色张

金亚科技上市时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是联合证券(现在的华泰联合证券),招股书显示,金亚科技对承销费和保荐费的概算是1654万元。

2006年6月,华泰证券出资人民币7亿元参加联合证券的增资扩股,取得其70%的股权。2007年和2009年分别受让联合证券其他股东0.69%股权和
1.05%股权。2009年9月,联合证券更名为华泰联合证券。

新京报记者 王全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