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将现荣宝斋,秋拍精品赏析

2019年5月13日 - 艺术
将现荣宝斋,秋拍精品赏析

在岁寒三友中,不畏严寒、秉性坚贞之松忝列魁首,历览中国文学史,咏松赞松,或以松喻人,或抒怀言志,不胜枚举。古人画松寓意如君子般正直、稳健、古朴,青松亦成为自古以来文人笔下青睐之物,历代名家名作迭出。如宋代李唐之《万壑松风图》,赵孟坚之《岁寒三友图》,元代李侃之《双松图》,清代李方膺之《墨松图》、《松石图》,或大气磅礴,或苍老浑古,或飘逸出尘,或铁骨峥嵘,文人笔下的送多作为托兴寄寓之感情载体,成为深寓某种“意蕴”的有意味形式。

中国山水画是中国人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以山为德、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咫尺天涯的视觉意识,一直成为山水画演绎的中轴主线。从山水画中,我们可以集中体味中国画的意境、格调、气韵和笔墨的高深,再没有哪一个画科能象山水画那样给国人以更多的情感寄托及审美享受。

近代,美术评论者多赞钱松喦特别擅画松和岩,如其知名的《泰山顶上一青松》堪称经典之作。钱松喦早年精研石涛、石溪、沈周、唐寅、倪瓒等名家传统文人画笔墨的影响,又善于从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取现实题材入画,但能不拘于形似,强调骨法用笔,喜用“颤笔”,画风“浑厚沉着”。
50年代,钱松喦走出画室,走向自然,踏遍祖国名山大川。为“搜尽奇峰打草稿”,多次上黄山、华山、泰山,为松树雄劲伟岸、盘曲挺拔之姿所感染,创作了大量以松为题,反映时代精神和主流意识的作品。

新京葡 1

钱松喦大部分作品喜用“特写式”的构图,取最有特色和表现力的一角之景,以虚衬实,以少胜多,主体突兀而现,使画面空灵、明洁。在一般人眼中十分平常之景,经钱松喦的取、舍、夸张变化,便成为十分出色且具有文化内涵和重要意义的境界。钱老常以独松或几株松成图,再将山石、房屋等巧妙地布局其间,使画面饶有情趣。

钱松喦《山高水长》设色纸本 镜心

新京葡 2

优美的自然风光总是钱老画笔下的常客,此幅《山高水长》画面主景为悬垂的两层大瀑布,瀑布从山石间倾泻而下,汇聚于溪流,那飞溅的水花仿佛是琴弦上跳动的音符,演奏出的优美乐章。喷溅出来的小水珠细如烟尘,弥漫于空气之中,成了蒙蒙水雾,给这山涧林木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崖壁上的苍松挺拔,枝干遒劲,松针半轮勾出,相互累叠,以笔根水分破之、润之,甚为秀美。近景的山石用湿笔皴擦点染,乘湿完成,墨气涌动,酣畅淋漓,一切显得那么情趣盎然。全图用笔潇洒率性,信手涂抹,灵动非凡,疏密有致。在运用色彩上更大胆突破、绚丽明艳、五彩斑斓、令人振奋,过目难以忘怀。

钱松嵒 《泰山松》 设色纸本 镜心 70.5×103cm

钱老的这件展品以粗犷、豪放为其情调,以干笔、枯笔为其基调,在遵循传统的山水画构图原理下以层层积染之法,形成“勾擦大胆、点面隐约、迹简意深、设色简略、墨彩交融、夸张巧拙”的鲜明风格,体现生命的原初意义,给人以心灵上的震撼。此幅钱老的《山高水长》,章法构图变化多端,色彩运用大胆独特,个人风格显著明了,不愧为钱氏佳构。在荣宝斋(上海)2012年春拍中,一幅《泰山松》以253万的高价易主,此番上拍的钱老《山高水长》期待再创佳绩!

说明:2012年5月11日,此作品经钱心梅先生鉴定为真迹,并签署鉴定证书一份。

陆俨少为当代中国画坛卓然翘首的文人画家,与李可染一起被誉为“北李南陆”。1926年陆俨少考入无锡专科学校,随后拜冯超然为师,并与吴湖帆相识,在两位先生处看到不少历代名家真迹。抗战期间他流寓内地,1946年才回归故乡。在此之前,先生的作品大部分是对古代传统的消化和吸收。返乡途经三峡的经历,引发了先生的创新意识,这幅《峡江行》描绘的就是先生壮游时的独到感受。

此幅《泰山松》亦是如此,图绘泰山之巅一株古松,松树挺拔,枝干丰腴,松针半轮勾出,相互累叠,以笔根水分破之、润之。下部窠根盘曲,甚为秀美。近景的山石用湿笔皴擦点染,乘湿完成,墨气涌动,酣畅淋漓,远景是延绵的山岭,一带而过,更突出了松树的凛凛雄姿,充分展示了“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的君子之风。郁郁葱葱的松树坚韧、挺拔,用笔精微,所画山石巍然屹立,寥寥几笔,简洁与繁复颇然对比成章,并与远山的蜿蜒之态相应成趣,而松根处一丛鲜艳的红叶,起到了点睛之效,摆脱了旧时文人画松岩的那种枯冷、荒寒、孤独之气,使画面蕴藉着勃勃向上的时代气息和生命活力。

新京葡 3

钱松喦的作画善用中锋,每笔下去,笔墨腴润而苍劲,浓淡变化微妙而生动,笔法中提、顿、轻、重、疾、徐等变化都融于“颤笔”的运用中。钱松喦笔下的松树古拙、稳健、凝重、浑厚,也如他自己,是儒雅、朴实、深沉的。画中的“生命不息”是钱松喦老年以后常用的一方印,也表达了钱老生命不息,创作不止的艺术追求。钱老一生只好用羊毫作画,因其书法功力深厚,放写出刚健挺拔之美,所画树木具有古拙含蓄之质,其晚年的松树用笔尤其沉涩厚重,点画苍润有力,较前更加精练,峥嵘苍古,意境高远,形神俱足。

陆俨少《峡江行》设色纸本 立轴

新京葡,钱松喦出身文儒之门,家学较深,少时也受过很好的教育,自幼就读诗书词赋,所以,传统文人诗书画,他样样皆通。新中国成立后,钱松喦继傅抱石之后成为“金陵画派”的首领,是杰出的中国画家。此幅《泰山松》作为钱老松树题材画作的传世范本,相信会成为此次春拍中一大看点,受到藏家关注。

陆俨少作画就如同这行云流水,由浓转淡,由小及大,气韵贯通。笔墨所致,峭壁森立,古树攀岩而生,群山绵延,水云接天。起笔并无山川大势,然先生心中自有章法,虚实变换,刚柔并济,终成澎湃之势。顺势一叶扁舟,用笔细润,丰若蚕茧。如此美妙的景致,是陆俨少坚实生活游历的提炼。他有一本厚厚的勾稿本,都是用钢笔勾画,线条随意,画出山水树石的形势结构,有不少还用钢笔题了款,标明地点和勾稿的时间,甚至皴法也以文字说明。生活中有大气象,而大师胸中也有大丘壑。先生曾云,画势当“山势连绵,其势如龙”,“山头折迭而进”,“笔无虚设,各尽其用”;运笔当“急所应急,慢所应慢,有时振笔疾书,有时轻描淡写”,“有时从容不迫,云烟落纸,弄笔如弹丸,随意点染,皆成文章;有时揎拳卷袖,狂叫惊呼,下笔如急风骤雨,顷刻立就”,“未放先收,欲倒又起,虚实变幻,不可揣测”。为了综合笔触,先生又用大块面的墨迹打破碎散,小开合包括在大开合之间,运势到了佳境。如此因势利导,又不疏牵连交迭,纵向可得行云流水之畅,横向又增跌宕起伏之貌,当真是气象万千。而景为抒情,画的上角,画者又辅之以诗圣杜甫
“黄牛峡静滩声转,白马江寒树影稀”的诗句,透露出此刻浩茫的心事——昔日杜甫在峡上送别韩十四,今日先生在此又要告别谁呢?

自2000年春季以来,陆俨少画作的行情整体上呈上升趋势。今年春季上拍114件,成交92件,成交率81%,成交额一亿零八百多万。而今秋截止已上拍22件作品,成交19件共两千多万,成交率86%,下一步火热的行情可以预期。

“紫气东来三万里,圣人西行经此地。青牛缓缓载老翁,藏形匿迹混元气。”这是对老子出关,西游秦国的传奇描述。

《老子出关》这幅画就截取了这样的场景:函谷关外,盛夏夕阳中暑气渐消,光华东射,正照在关下稀落行人。一位骑着青牛的鹤发童颜的老翁,头戴斗笠,白发如雪,其眉垂鬓,其耳垂肩,其须垂膝,神采奕奕,红颜素袍,正气浩然。身旁牵牛执蹬的小童,在落日渐晚的凉爽风中,兴致高昂,步履矫健。肩后竹竿上,酒葫芦的红布穗儿一飘一荡。那通灵的瑞兽有节奏地踏步缓行。见过倒骑毛驴的张果老,怡然自得,悠悠然。今日见此位老者,却恬淡从容,别有一番忧国忧民韬光养晦的风范。作品中的线条犀利挺拔,作品中的用墨用色大胆准确,表现了清新淡雅之风采。从这件作品中不难看出范曾的大家气象。

新京葡 4

范曾《老子出关》设色纸本 镜心

范曾先生自我评价“痴于绘画,能书。偶为辞章,颇抒己怀。好读书史,略通古今之变。”范曾的人物画以其迥异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模式化、政治化的人物造型形象,以古代先贤和文化名人为题材,以传统文人画的笔墨为表现手段,率先冲破了笼罩中国画三十余年的意识形态化倾向,为中国人物画的审美转换提供了契机。而他的以线赋形,强调骨法用笔和笔墨表现的创作观念和实践更是打破了写实主义对现代中国人物画创作的绝对笼罩,将现代人物画由写实向写意推进了一大步。

这幅画画不尽的是后人对老子的崇奉虔仰,夹道焚香净水泼街以迎圣人的宏大场面。读罢此画,感慨老子以他的“无为而治”的思想,成就一种王道和对理想社会的展望。

范曾的作品,自中国艺术品市场有拍卖以来,就一直是其中的佼佼者,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超过了李苦禅、王雪涛、郭味渠这些前辈老师的市场价格,并一直居高不下。进入2000年以后,更是炙手可热,每平方尺从2万元一路看涨,到目前近30万元每平方尺。荣宝斋也是范曾先生作品迭创高价的福地,在荣宝斋(上海)四季拍2012之夏中一幅《雪鹤图》以402万的高价成交。

王雪涛(1903-1982)字迟园,原北京画院院长,现代著名写意花鸟画家。民国二十三年,齐白石在王雪涛杂画册上题曰:“蓝已青矣”,包含了对王雪涛的无限期许与肯定。王雪涛继承宋元以来的优良传统,巧用笔墨,色墨结合。不同于西方绘画,中国画以表现固有色为主,以墨辅色。如需突出平面纵深感,在传统材料下,需要巧妙的技巧来表现,这在此幅《松鹤延年》中得到了体现。王雪涛用分层的景致有意识地表现出画面的层次。繁盛的松枝之下是一片轻松写意的草地,氤氲出一丝丝淡蓝色的水汽。肥沃的草地上是两只秀美的丹顶鹤,由远及近,或神情高傲,纤爪微抬,或细嘴微张,寓动于静,扣人心弦。仙鹤的背后是一派朦胧的红色,仿佛是丹顶发散开来,从而使整幅画作都荡漾着一股独属于中国画的神韵。

新京葡 5

王雪涛《松鹤延年》设色纸本 镜心

艺无国界,这种对突破性效果的探索与追求也是中国画大师们所孜孜不倦的。在雪涛松鹤图中我们能饶有兴味地发现了这类尝试,诸如色彩,诸如那两枝横斜浓厚的松枝既平衡画面的效果,不致于飘渺,又结合了松鹤延年的美好祝福,一举两得。

王雪涛是最早进入书画市场的画家,民国时期就曾以卖画为生,荣宝斋等知名画廊均有其作品销售。在解放前,他的作品价格已经很稳定,成为市场的中坚力量。上世纪80年代,王雪涛的书画价格在每平方尺四五千元上下,到了90年代,上涨到每平方尺六七千港元。今年香港苏富比已有两幅写意花鸟画成交,一副三尺半以人民币327,200元成交,一套四帧不足一尺半以人民币286,300元成交,行情看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