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自称理工大学生专捡垃圾,武汉60岁环卫工每天花1小时清洗垃圾桶上痰渍

2019年10月13日 - 社会

昨天,当记者想作进一步了解时,“环保哥”拒绝了。记者李芳 摄

在青山区恩施街,一名路人无视环卫工人和垃圾桶,随手丢弃一次性碗筷。记者李少文

新浪微博@甜心慧子LOVE:武汉江汉路步行街有个犀利“环保哥”。听说是大学生,现在却衣衫破烂,专门捡烟头等垃圾,每天来来回回把步行街捡得干干净净,以至于整条街一根牙签、一个烟头都没有。我想资助他,被他礼貌婉拒,很了不起,这样的人。

一些垃圾无孔不入。记者李少文 摄

记者微访:每天在步行街来来回回走10多遍,看见烟头垃圾就捡起来丢进垃圾桶,不爱说话,不接受他人的帮助,江汉路步行街有个怪异的“环保哥”,两边商铺的商户们几乎无人不知。

新京葡,武汉现有环卫工2.4万人,其中,八成以上是女性,六成以上是临时工或拥有农村户籍的农民工。工作辛苦,人员流失率较大,青年环卫工更是少见。目前,全市环卫工平均年龄超过45岁。

记者昨联系上发微博的网友“甜心慧子LOVE”,她是香港人,8月6日回武汉探亲,去逛步行街时遇到这位专捡垃圾的“环保哥”。当时她对“环保哥”专捡烟头的举动很奇怪,向周边商户打听才得知,这位衣衫褴褛的男子在步行街捡烟头大半年了。听说还是大学生,家里没钱才没读书,她提出资助“环保哥”,被婉拒。同行的女儿给“环保哥”买瓶水,他也不要。

昨日,本报报道马路天使有四怕,近两天,本报记者在武汉三镇跟随环卫工人,进行体验式采访,发现他们劳动强度相当大。他们从黎明之前一直干到夜深人静。在超负荷日夜辛劳的背后,还有一幕幕因市民四大恶习而让他们无奈、心酸、难过的不文明画面……

“环保哥”很出名

马路——

昨天中午,记者在步行街打听这位“环保哥”,负责这一带卫生的环卫工黄阿姨指点:“就坐这等,他总是来回捡。”黄阿姨说,她们卫生考核很严,有纸屑等垃圾都会被罚款。但步行街游客多,总有些人不自觉乱丢,有时她们扫不过来,年初这个人来了后,她省事多了。

3小时往返扫18趟

打听中,记者发现,沿路的城管协管员、环卫工、商户和巡查的协警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个人。“无论天气多热或者冬天多冷他都会出来捡,难得啊,你看这地上,哪有一个烟头?”城管协管员王先生说,“只是他吃没得吃住没得住,怪可怜的。”

地上垃圾总扫不干净

一家卖运动品牌服装的商户告诉记者:“他手脚很干净,从不小偷小摸,有时我们给他吃的都不要,宁愿捡垃圾桶里别人吃剩的热干面,怪得很。”

从江汉区三民路铜人像到民权路的统一街口,200多米长的马路,由环卫工张秀芹一个人负责清扫保洁。昨天上午10点多钟,身着桔黄色工作服的张秀芹左手拿着撮箕,右手拿着扫帚,时而跑到马路中间捡市民从车上丢下的热干面纸碗,时而弯腰捡起路人扔在人字沟里的餐巾纸团,时而又把一家五金店铺员工扫在门口的垃圾,撮进撮箕里。一对年轻情侣一边过马路,一边嗑瓜子,瓜子壳直接丢到马路上,她又跑过去追着扫……

装扮很怪

十分钟后,她返回铜人像口,见路口地上有许多小纸片,她连忙跑过去捡起来。她说,就在此前十分钟,这里站着一个泥瓦工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孩子手上拿着一摞纸,当时地上就有一些纸碎片,她清扫干净后,还轻声告诉泥瓦工莫让孩子再撕了,不料,她走后又撕了一地。

下午2点,记者在武汉海关旁边的喷水池边,发现了“环保哥”的踪影,当时他正将一易拉罐饮料瓶往垃圾桶里丢。

见到记者时,张秀芹抹着一头的汗说,从早晨8点起,她就开始顺着马路清扫,每十分钟一个往返,到上午11点,她已来回扫了18趟,没有片刻歇息,但怎么都扫不干净地上的垃圾,有的是前脚扫后脚就有人丢。

“环保哥”装扮很是打眼:36℃的高温,他还穿了一件外套,裤子和鞋子都很破烂,背个双肩包,胡子留得老长,皮肤被晒得黝黑,一副犀利哥的装扮,眼睛上却戴着副黑框眼镜,显得很不搭调。果然,他看见地上有烟头就捡起来丢进垃圾桶,10分钟内,他捡了八九个烟头。每见地上有垃圾,他都不自觉皱眉。

路口不远处,是堆得像小山的整板车垃圾,张秀芹说:这就是从早晨到现在捡的。

个性有点怪

昨天上午,徐东大街汪家墩车站,环卫工刘荣贵拿着一把火钳,在来来往往的公交车中不断穿行。刘荣贵今年已经60岁,身子显得不太利索。

记者和他搭讪,他不怎么回答,只是摇头很小心地躲避:“我不需要帮助。”记者尾随他走了整条街,不停追问,他才透露了一些信息。他自称姓周,33岁,安徽人,家人都在老家,是武汉理工大2000级土木系学生,早毕业了。“为什么捡垃圾不去工作呢?”他说:“见不得地上脏。我身体不好,要休养一段时间。”

垃圾桶里,有宣传单、小卡片、纸屑。刘荣贵站在车站垃圾桶边,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一边眼光扫着过往公交上的乘客和路人,生怕他们又随手扔东西。

至于吃住,他说,他不在乎这些,就住在海关附近一个棚子里。记者提出去看下,他以不方便为由拒绝。

在刘荣贵眼中,最麻烦的是路人丢的纸巾。有的人用完了,不会丢到桶里,而是随便一扔,粘在路上。被车子一轧,扫也扫不起来,有时要铲。再就是街头四处散发的小卡片,有的人看了就往地上一丢。

走到扬子街一处公厕,他进去洗了把脸,擦了擦汗,甩掉了记者。

垃圾桶的卫生也令刘荣贵操心,每天,他要将垃圾桶擦洗一次。刘荣贵说,有人冲着桶边吐痰,甩鼻涕,他要反复擦,才能弄掉。每天光围着垃圾桶边转,他要花1个多小时。

读者朋友,您认识他吗?如果您是他的家人、同学或朋友,请@武汉晚报未央小记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