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京葡碧湖盘珠,九江一日游

2019年11月30日 - 新京葡娱乐场388官网

“四面湖山亭在水,半堤杨柳寺藏烟。”

9月18日一大早就退房了,在隧道口附近有很多下山的中巴车,10元/人,人满即走,送到火车站附近的一个车站。下山后,才深切感受到庐山避暑胜地确实名副其实啊,在山上从没感觉过热,还以为是秋天的原因,可来到九江市区才发现夏季还没过去呢,虽然说不上热浪滚滚那么严重,但穿着短袖还是觉得热。马上从汽车站打车5元就到火车站(其实有公交可坐,大概就2站路吧,但我们实在太热了,到九江的各景点基本以出租代步),先在那里寄了包,我们的火车是晚上八点多的,白天正好来个九江一日游。

逛完江,再走走湖吧。听说九江人特爱晚饭后绕湖一圈,大兴走湖健身。

8:30从火车站打车到能仁寺,门票10元/人。能仁寺古称“承天院”,是九江的三大丛林之一,始建于南梁武帝年间,唐代又修建了大雄宝殿和大胜宝塔,到宋代更增添了铁佛殿,曾经香火旺盛。但寺院在元朝毁于战火,从明初到清能仁寺又多次重修,可惜的是清朝咸丰年间再次毁于战火,唉,战争让方外之地也不得安宁。然后又历经多年重建,直至解放后。我们去的那天正是地藏菩萨生日的前一天,因此里面作准备工作的信徒、居士很多,倒是游人几乎没有。能仁寺分前、中、后3个院落,纵轴线上依次是山门、天王殿、双阳桥、大雄宝殿、铁佛殿、藏经楼等建筑,很规整的中国寺庙的布局。传说中,该寺有“能仁八景”,不过现在大多已只可凭借想象了,另有大胜塔、石船、雨滴石、双阳桥、诲尔泉、铁佛、冰山、雪洞等。大胜塔在寺墙之外就可以看到,是能仁寺的标志之一,据说登塔可以遥观匡庐雄姿;石船是因寺僧梦见铁佛渡江而凿成,但现在船中坐的是泥塑佛像,真正的铁佛已不在了;而寺中的“冰山雪洞”遗址又讲述着晚清中国的痛心历史。

找了个下午,我试着走走。一圈下来,果不其然,碧湖清波皱水瀚,大珠小珠落玉盘。

从能仁寺出来,走不远就到南湖旁的和中广场,沿湖经过湖堤到天花宫,门票免费。其中所供奉的送子娘娘,实为五代后蜀主孟昶的妃子花蕊夫人。原本也是一段女子的伤心史,但后来慢慢被附会成送子之神,曾一度香火十分旺盛。

从可能一肩挑江湖的浪井步行几分钟,即可舒心于显山露水的甘棠湖,顶戴蓝天浮云,静观亭、岛、宫、堤、寺,细品人、情、梵、愿、史。

湖堤另一边是甘棠湖,甘棠湖位于九江市城区,是一座天然湖泊,古名称为“景阳湖”,由庐山泉水汇聚而成,唐代李渤出任江洲刺史时,为防长江水倒灌便在湖中筑60米的长堤,长堤将湖面分成东西两半。现在湖区的景色优美,可能因为湖水降温的功能加上两岸绿树成荫,在湖边走走非常惬意。

新京葡,绿堤碧水。虽比不上杭州的西湖,九江城中心的甘棠湖和南门湖也宛如美少妇的眸子,情色迷人。

我们沿李公堤走到烟水亭,现在门票免费了,只要看身份证就行。这里原是甘棠湖中心的小岛,上有东吴名将周瑜的点将台,后来诗人白居易被贬为江州司马时在点将台原址上建造了一座亭子,名为“浸月亭”。烟水亭则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之子周寿来九江为父守墓时,在甘棠湖堤上建了一座亭子,取意“山头水色薄笼烟”。但这些建筑物在历史上屡毁屡建,直到清朝末年,才形成现在的规模,建国后,又修九曲桥连通湖岸。在烟水亭里看看歇歇,实际九江的所有景点都很小,一天的时间绰绰有余,因此我们到各处都是闲庭信步。

古浔阳城出南门便是湖,形似半月。皎月当空,碧波荡漾,助月更明。就象太空里的那颗通兆吉祥的景星,因而被赋了个诗意的名字:“景星湖”。原先,城内城外的人相互走动极不便利,真的要沿岸绕湖而行,成为名符其实的走湖。唐朝,古浔阳来了位体恤民生的官。他策划并组织民众在湖中间修筑了一条便民堤,堤上还建桥安闸,既沟通了南北,也有利于调节水位,灌溉农田。由此,湖一分为二,南面的叫“南门湖”,北边的被尊称为“甘棠湖”。

从烟水亭出来,已经是中午了,走在交通路上看到东亚快餐,就在里面吃了午餐,很推荐这个地方,干净、快捷而且很实惠。饭后打车到浔阳楼(乘5路公交车也可以到达),门票:
20元/人,涨价了。浔阳楼位于江边,外观三层,内里却有四层,现在的楼是重建的一座仿宋建筑。此楼的出名得益于施耐庵的《水浒传》,原是座酒楼,所以才有宋江醉题反诗的事情。现在墙上镶嵌着瓷画,重现故事中的的情节。

甘棠,稍涩的的杜梨。《诗经》中的召南篇有一段精彩寓述:“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寥寥几句,传播着一个动人的故事。西周时有个叫姬奭的官吏,人称召公。他伴同周公旦一起辅佐周武王灭商建周。至康王时,召公升为伯,继续辅国。他经常轻车简从,行巡乡邑,体察民生。每到一地,都是甘棠树下停车驻马,倾听民声,秉公断案,搭棚过夜。召伯过世后,他曾背倚的甘棠树被乡民当作其化身,不忍剪枝,不许砍伐,满腔思念全洒在这棵树上。涩韧的甘棠树也时时辉耀出廉正朴实的光华,刺射着历代官员,寄托着百姓心愿。

从浔阳楼沿江走不远就是锁江楼 ,门票
20元/人,又是一处涨价的。锁江楼就在长江边上,如从水路进入九江时,锁江楼的文峰塔首先会映入眼帘,这就成为了九江的象征。现在到这儿我们都只能看到一座古塔和一座新楼,其实原来这里的一楼一塔建于明万历时期,是一座风水建筑,旁边还有四头镇水铁牛,先楼后塔建造的。可惜的是,楼建造后二十多年,九江发生地震,锁江楼及两条铁牛坠入江中,仅留下塔和另两条铁牛,幸存的铁牛也没逃过清朝末年的战火而被毁,唯独文峰塔虽经日军炮火(身上有弹痕,并略倾斜)依然顽强遗留至今,塔影锁江也是九江的名景之一。解放后,在原址上重建了锁江楼,并新铸两座铜牛。铜牛在锁江楼出来不远处的镇水牛喷泉广场。

江州百姓为感激这位造堤建桥的贤德官吏,诚心把他誉比“召公”,甘棠之情溢满湖。

接着我们乘5路车到 琵琶亭, 门票
5元/人。亭名取自于白居易的《琵琶行》。也是仿古的建筑,里面有白居易的汉白玉雕像,雕像后平台照壁上嵌着一块由毛泽东书写的《琵琶行》诗刻。亭院正中,亭院两旁建有碑廊,镶嵌着历代诗人题咏琵琶亭诗赋共56块碑刻。

如今,甘棠湖的一隅总是人声鼎沸。他们在期盼召伯的复归?瞧着吹拉弹唱、棋牌书舞的景象,相信他们更多的是悠然自乐……

在琵琶亭里没有停留多久就出来了,旁边就是九江长江大桥,这是我国目前最长、工程最大的铁路、公路两用桥。站到大桥上,可以一览附近的锁江楼塔、琵琶亭,拍照的效果相当不错。

身临甘棠湖,却未见甘棠树。望远深空,中国的法制、法治步伐非常紧迫,而现状也呼唤大批廉吏的横空出世。心中如是想着,脚下已开始寻访烟水亭。

至此我们的
九江行全部结束了,时间4点都不到。天气炎热加上九江市区空气不太好,我们返回火车站,在附近找了个有空调的饮食店,从甜品开始吃到晚饭,然后心满意足地去火车站取行李候车。郁闷地被告知火车晚点到9点,九江火车站的设施比较落后,候车室里又闷又热,终于等到车来。一夜安睡,这趟号称的快车再次误点,19日将近12点才到达上海站,哈哈,回来了!

白墙黑瓦。迈过蜿蜒蛇行的九曲桥,来到一座绿树掩映的小岛,上面古色古韵甚浓,遐尔闻名的烟水亭就在其中。

HU14161102734.jpg”>新京葡 1

一座小巧隐透灵秀的岛,曾吸引了许多古代的“文青”涉足,更有大腕如白居易、周敦颐等。

相传唐代,江州司马白居易,一褴青衫,常在甘棠湖泛舟,登此岛眺望湖光山色,赋诗抒怀。到了北宋,理学大师周敦颐耐不住濂溪书院的寂静,也慕名上岛,闲庭信步。转了几圈下来,竟觉此岛状如明月,遂取名:“浸月”。后人为表对两位贤哲的思怀之情,特建“浸月亭”,暗合“别时茫茫江浸月”的意境。若干年后,孝子周寿特地从湖北赶赴江州为父亲周敦颐守墓,踏着当年先辈的足迹凭吊缅怀。但见甘棠湖一带“山头不沟薄茏烟”,便筹资在湖堤上兴建一座“烟水亭”。

随着岁月的霜打雨淋,两亭皆废圮。明万历二十一年,九江关督黄腾春择浸月亭故址重建烟水亭,从而珠连璧合两相顾。经历代打造,浸月岛上浑然天成般布局着翠照轩、听雨轩、亦亭、浸月亭、烟水亭、纯阳殿、五贤阁、观音阁等清新典雅的古建筑。庭院花木扶疏,天井秀石玲珑,整个小岛被装扮成青水出芙蓉的江南水上园林。

更早流传,三国建安十三年,名将周瑜被孙权封为大都督,亲率水军辗转鄱阳湖、甘棠湖星夜操练,随时准备出发赤壁。浸月岛也变成周大将军的指挥部,他居此点将布兵。

屹立烟水亭面湖迎风的拜台,仿佛又听见了鼓号齐鸣,铳响硝漫;看见了宫灯飘忽,杏黄招展。雄才大略的三国俊杰周瑜,头着纶巾,豪迈登上点将台,朗声宏唱:“江东地广千里,兵精足用,英雄乐业,尚当横行天下……”

离别万倾烟波梦幻奇的烟水亭,我沿湖独行。

红亭绿树。很喜欢湖心的这个小岛,喜欢它的情意盎然。

心随夹道待苞的桃林,推扉入内,春风青松廊亭,小桥流水倩影。找个石凳临湖而憩,就象浮水的饵,静静的候守着。柳枝拂面,什么都不想,什么都在想。真不知这里又谱写了多少悲欢,演绎了多少离合。

绿瓦红墙。从情侣岛出来不远,甘棠湖的岸堤交汇处,有一座灵秀精巧的天花宫。三面环水,柳荫扬波,风光旖旎。清同治七年此地始建送子神庙,因其貌似天赐花宫,遂改名天花宫,祀奉送子娘娘。当然,如今宫内也少不了佛祖菩萨的身影。传说宋太祖乾德三年,五代时的后蜀主孟昶战败降宋辞世后,其美若天仙的妃子花蕊夫人被逼委身宋宫。她不忘旧主先夫,私藏孟昶的画像入宫奉祀。无奈被宋太祖发觉,遭厉声责问。聪颖过人的花蕊夫人灵激一动,慌禀:“所挂张仙,送子之神,蜀人皆知。”遵宋太祖之旨,她还吟诗一首:“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宫中那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人。”悲怆之情,油然而生,跃之纸面。面对如此骨感美人,宋太祖也只好悻悻酸心,肃然起敬。不幸的是,花蕊最终被赵光义弓满箭啸,血溅芙蓉,香消玉陨。晚清时,民间的送子之神张仙画像也慢慢改为花蕊夫人像,送子娘娘更是遍撒人间。

曾否记得:“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透露一个小秘密,传说三国时,在这与烟水亭隔水对望、遥相呼应的地方,曾建有小乔梳妆楼,楼下一湖春水荡涟漪。每当晨曦斜窗,美人都要凭栏对镜舞发,丝丝滑指间。美兮顾盼,波光楚目,直看得周瑜痛之,怜之。

岚烟袅袅,亭亭玉立。恰似:“柳影湖波景色饶,天花宫耸更妖娆。三楼微妙凭帘望,泛雅风光不厌瞧。”

白树青地。出天花宫的门,便踏上了名垂千古的李公堤。

一公里长的坝堤上浸润着千年难逝的情。高大的梧桐树,蔽日凉荫,梓福谁栽?车辆疾驰,行人匆匆,思贤桥上思故人。

唐长庆元年,李渤调任江州刺史。他一踏上这块熟识的土地,故乡重游之情顿生。想起年青时在庐山山南驯养白鹿的往事,想起了白鹿洞书院的朗朗读书声。可如今,江州偏遇大旱,田间颗粒无收。他毅然为民请命,奏请朝廷赦免了江州全年的赋税。经常沿湖散步的李渤,还亲眼目睹了市民出行的艰辛,便修筑出一条横跨景星湖东西的便民堤。

路面上足迹斑斑,车辙深深。它叫白堤?苏堤?不。它永远拥有一个亲切的名字:“李公堤”!

灰墙红窗。由李公堤东头沿甘棠南路直行一百来米,有座凝集九江近代开埠文化结晶的天主教堂,因阳光折射而耀眼的十字架正在默默祈祷,宣示着上帝的祝福,宣化着自由、民主、平等、博爱。轻轻道一声:阿门!

蓝天白云下,哥特式建筑在一片庸俗的屋林中显得鹤立鸡群。圣殿内,12根圆形棱柱擎撑屋顶,宛如遇难耶穌的十二位爱徒拱神。屋顶的穹隆飘逸流畅,面带微笑的天使仿若要从四周凌空跃下,播撒福音。典雅的弥撒祭台,上供基督圣体,墙上挂耶穌受洗圣像。环视四周,一幅幅生动的圣经故事壁画,让瞻者也跟着喜受洗礼,忏悔恕罪,涤荡心灵。

上帝在哪?上帝如佛,永驻心田。

沁心而出,耳边仿佛赞美诗吟唱绵绵不绝。真诚祝福:良人同享太平于地。

黄墙红门。辞别上帝,出门往右前行几十米,“阿弥陀佛”诵声入耳。九江三大丛林之首的能仁寺,也挤身占据甘棠湖宝地的一隅。

南朝粱武帝年间(公元502-549年),有远道来的高僧择此望湖之地兴建承天院。唐大历元年,行脚僧白云禅师云游至此,满眼瓦砾废墟。他断然驻锡结茅为庐,募修了大雄宝殿和大胜宝塔。明弘治二年改名能仁寺。清代,乾隆曾赐《大清三藏经》于此寺。

能仁寺的建筑群,三面环坡,紫烟缀屏,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依次窜线。大胜宝塔雄踞坡顶,远眺甘棠湖风光,真是:七层宝塔为禅仗,一个庐山作钵盂。看,双阳桥的迦依泉红日倒影成双,西穿石印证着“水滴石穿”的哲理,诲尔泉倡导着照泉忏悔、礼佛除垢。

一座古寺,“石船天外飞来,恐期人深沉苦海,误入迷津,幸逢铁佛灯传,凭一念慈悲普济;宝塔云间插去,看此地会没无遮,参乘最上,更对庐峰烟袅,结千秋香火良缘。”

跨出寺门,回头是岸:“心即是佛,佛即是心。”

寺外,现已高楼林立,湖是望不见了,但法仍在。

万法皆缘。幸庆有缘,方可识得古浔阳,结交历世人。

随缘而行,恍然大悟:浔阳秀美,尽在碧湖;珠珠璧润,华彩悦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