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傲然不老松,袁贵仁部长敬献花圈

2019年12月11日 - 新京葡

他嫉恶如仇,曾是爱国学生运动中“不怕死的领袖”,甚至遭到国民党特种刑事法庭的通缉;他爱国情切,曾与胡华、戴逸一起用稿费给正在抗美援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捐了一架战斗机;他勤于摸索,开创了党史学界中国工人运动史和民主党派研究的先河;他豁达乐观,患上膀胱癌仍笑对生活,在病痛面前决不低头……

3月2日,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中共党史系政党史学家、我国民主党派史研究的开创者彦奇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在春日的阳光里,80高龄的著名政党史专家彦奇教授兴致盎然地向我们讲述他的一生,眼睛里重又焕发出了青春的豪情与飞扬的神采。

新京葡 1

最爱忆年少时,豪气满怀
“我现在最爱回忆的就是当学生的那段日子,真有意思!” 彦老笑着说。

教育部专发唁电表示哀悼,教育部袁贵仁部长、纪宝成校长、程天权书记敬送了花圈。北京大学原校长吴树青、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陈威、杨先材,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张柱洪、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静如,学校教授戴逸、孙国华、林铁钧,林岗副校长等出席遗体告别仪式,东北大学北京校友会分会负责人,彦奇教授的生前友好、学生百余人参加。

彦老告诉我们,他原名商国臣,出生于吉林延吉一个贫苦农民家中。“1946年9月到国立东北大学地理系读书,这才是我人生的开始。”在沈阳,黑暗的社会现实激发了彦奇的爱国热情和正义感,他很快就作为学生领袖投身到爱国学生运动中去,领导了多次学生罢课斗争。1946年6月15日,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民主青年同盟这个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中共中央党校、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市委党校、北京市委统战部等单位敬献了花圈,或通过各种形式对彦奇教授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1948年7月,随东北大学迁到北平后,我被推选为东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团主席,经常领导同学们开展斗争活动,比如北平各大学生举行的声势浩大的‘七九’大游行和东北大学学生反对北平市参议会的大游行,当时在社会上的影响可是相当大的呢!”这个“多事”的学生领袖最后成为了国民党的眼中钉,国民党北平特种刑事法庭对彦奇发出了通缉令。彦奇在地下党的保护下,被迫离开北平,改名换姓,逃往解放区。

新京葡,彦奇教授病重期间和逝世后,纪宝成校长、袁卫常务副校长、马俊杰副书记前往医院看望或到家中向家属表示慰问。

“在解放区,尽管生活条件很艰苦,冬天屋里冷得像冰窖一样,喝的只有小米粥。但我们热情饱满,斗志昂扬。我为自己是有责任感的革命者而感到光荣。”到解放区后,彦奇顺利进入华北大学一部十七班学习,与戴逸同在一个班。在那里,他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知识。在信仰和学术的双重养分中,他迅速成长了起来。因为表现出色,结业后,彦奇留校入政治研究室党史组,成为胡华的助手兼研究生,开始系统地研究中国革命问题。1949年10月,彦奇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彦奇教授历任学校历史系中国工人运动史教研室主任、中共党史系中国革命问题教研室主任,1986年被国务院评为博士生导师,1992年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2005年被授予学校首批荣誉教授称号并获金质奖章。彦奇教授的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参考资料》(合著)、《中国共产党历史讲义》(参编)、《中国各民主党派历史研究》(主编)、《中国各民主党派历史人物传》(主编)、《中国国民党史纲》(参编)等。

勤探索治学道,最重拓新
“我这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课堂上度过的,全国各地我都去讲过课,各校发给我的聘书足有满满一箱。”彦老从1950年9月中国人民大学组建起,就一直耕耘在党史教学第一线。

彦老将他的治学之道总结为六个字;严谨、博精、拓新。

“严谨,就是做学问要一丝不苟,要严格地遵循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博精,就是做学问不仅要着眼于‘博’,还要从‘博’中取‘精’;拓新就是做学问要敢于大胆涉足前人未曾研究的领域,使自己的研究方向既有一定的合理继承性,又有相当大的开拓创新性,力求写出实事求是、具有新意的著述。”

五十年代,他与胡华、戴逸一起编辑出版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参考资料》一书,热销全国,他们将稿费悉数捐出,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购买战斗机;而后,他带头创新,进行中国工人运动史研究,主编了《中国工人运动史讲义》;六十年代,他参加了高等学校教材《中国共产党历史讲义》的编写;八十年代,他作为中国革命教研室主任,不仅带领同志们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学科建设,填补学科空白,开出了如《中国各民主党派史》《共产国际和中国革命》等一批新课,还陆续出版了各门新课的专著,备受好评。其中,要数由彦老主编的《中国各民主党派研究历史丛书》和《中国各民主党派人物传》反响最大……

“我这一辈子有两次重大的学术创新。一次是带头研究工人运动史。当时我任中国工人运动史教研室主任,教研室总共只有三个人,我们到各地采访,抄录了几千万字的资料,仅用了两年就推出了工运史课程,我还编了《中国工人运动史讲义》。这在当时党史学界引起很大震动。”
说到这里,彦老显得颇为自豪,“还有一次是首开对民主党派研究的先河。”

彦老主编的《中国各民主党派历史研究丛书》是第一部对我国各民主党派的历史进行系统研究,有重大学术价值的著作,获得了人民大学优秀科研成果奖。1991年,他主编的《中国各民主党派史人物传》前三卷出版。此书被誉为是“一套好的传记史书,填补了现代史的一个空白。”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对此书的首发式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雷洁琼盛赞此书。同年,彦老与张同新共同主编的系统研究国民党历史的专著《中国国民党史纲》一书也出版了,并取得了很好的反响。

经风雨育人才,笑对人生

在彦老的家里,挂着老友为他写的一首诗:

“荆棘丛中一青松,枝干挺拔傲立山颠,散豪气,直指苍穹。经风雨,栋梁才枝繁叶茂,现风采,沧桑见证冬来也。大雪封山,寒风凛冽,老干峥嵘显坚强,巍然不动”。

回忆往事,有悲有喜,但是彦老说的时候总是笑呵呵的。

在文革中彦老不幸被扣上了“刘少奇吹鼓手”的罪名,被多次被抄家,他写的《中国工人运动史讲义》等珍贵资料全部丢失;人大被解散,他又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干重体力劳动,盖房子、打石头,学术生涯被迫中断……面对这些,彦老的话中有一些无奈,但更多的是乐观,他最爱拿那时当“积肥队队长”的经历开玩笑,末了,淡淡地说一句:“人生的经历要多些才好,这样生活才不会单调。”

也正因为如此,彦老在人大复校后,全身心地著书立说,教书育人,培养了许多中共党史和中国各民主党派史的人才,其中有16位博士、5位硕士、6位访问学者、5位外国研究生和进修生,他们大多已成长为国内著名高校的教授、博导。1994年彦老被人民大学评为优秀博士生导师。

彦老的一生波澜起伏。如今,他回想自己所走过的路,最常念叨的还是对人民大学的感激和深情。“我的人生是愉快的。因为我由刚懂事到懂一点事,到很懂事,都是在人民大学。它给我的教育坚定了我的信念和理想。在这里我遇到了胡华老师,还有何干之老师,这里的一切都让我终生受益。”

离休后的彦老还是坚持看书、做学问、指导学生。直到前几年查出患了膀胱癌,他才在家人和医生的强烈要求下,静心养病。“人要乐观,要看得开,有病就治病。人总有生老病死,关键这一辈子要活得有意义。”彦老经过手术,身体已渐渐康复。现在,闲不住的彦老又开始着手联系《各民主党派人物传》后面几卷的出版工作。

(高燕燕 宋洁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