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新京葡独特的校队生涯,光荣与梦想

2019年12月11日 - 新京葡

19年入学后,我便加入了学校排球队,并成为了主力队员之一。要知道,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是我国排球运动最兴旺之际,排球队员在学校各运动队中也是最受观众追捧的。每逢比赛,便有大批球迷,尤其是女球迷(现在应该叫“粉丝”了)前来助威,可惜当时吾年纪尚轻,对男女情愫之事不甚了了,光顾着打球了,以至于时隔多年后,偶遇当年的“粉丝”,聊起在球场边曾有些许女生对我颇有好感时,悔得我真是捶胸顿足······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5月26日,复旦大学60年代时的排球队在母校欢聚一堂,母校的百年校庆为这次团聚增添了别样的注解。四十年,足以漂白一代人的黑发,足以苍老一代人的青春。但他们点亮的复旦精神,却薪尽火传,远远不是四十年的光阴可以丈量。新京葡,60年代的神话1959年,时任上海市教育卫生部部长兼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的杨西光同志,提出在高等学校里打造高水平运动队。复旦大学借此东风,组建了排球队。把代表上海市高校排球最高水平的队伍安家在复旦大学,决非神来之笔。复旦排球有着悠久的传统,早在上世纪20、30年代,复旦排球队就曾代表学校和国家,转战全国乃至亚洲赛场,捷报频传,时称“横扫三岛,未遇敌手”。60年代的绝佳机遇,终于使复旦大学迎来排球史上的高潮。当时分别从上海交大、华东师大、上海师院等高校,调集了一部分大学一年级到三年级的排球精英,进入复旦学习。同时校内成立了四支球队,分别是男排一队、二队,女排一队、二队,分别指定四位教练和领队统率。担任领队之一的董嘉良老师,当时是复旦大学数学系的学生,他自始至终参与了球队的组建和训练工作,见证了复旦排球最辉煌的那个年代。他回忆,当时校领导指示,虽然复旦大学排球队的队员都是大学生,定位是业余球队,但一定要争取能够在技术水平上与专业队相抗衡;同时,作为大学生,队员们在学习上和一般学生同等对待,要求成绩至少达到中上水平,如果不及格,必须自动退出排球队。一般学生读五年大学,为了保证队员们正常完成学业,学校规定排球队队员在校学习六年,以弥补因训练和比赛落下的功课。当时排球队绝大多数队员是理科学生,有许多还要进实验室,面对繁重的课业和比赛压力,却没有一位队员中途退出球队或耽误了学习。60年代初,复旦大学女排一队挤身全国16支甲级球队的行列,最好成绩曾获全国第八;男排一队也入围了全国乙级队。在当时全国专业队比赛中,复旦排球队是全国惟一的业余队,也是惟一的高校队。当时的上海一队,又称上海红队;复旦一队,则当仁不让地成为上海二队,又称上海蓝队。双方之间的较量,成为沪上体育界的盛会。至于参加高校之间的比赛,则往往是复旦二队的任务。全国比赛的上佳成绩,连续折桂上海市大学生排球比赛冠军,成就了60年代那一段神话。“我觉得,正是当时一种紧张的气氛,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种自豪感激励着大家,支撑着大家。”
董嘉良老师这样评价这批自己的同龄人,当时手下的爱将。“特殊的任务不要培养出特殊的人”,这句在队员中广为流传的话,成为那个时代的座右铭。在比赛对手面前,他们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在同学心目中,他们却又是“谈笑凯歌还”的英雄。自豪但不骄傲,让他们从容度过了六年的大学时光,并在人生后面的日子里,宠辱不惊,执著坚定。现在,这批队员中的大部分已经退休,他们分布在国内外各行各业,95%
拥有高级以上职称。青春无悔早上6点以前起床锻炼,上午上课,下午训练,晚上赶去图书馆抢位子自修。这张简单的日程表构成了当时复旦排球队队员日复一日的生活旋律。国际比赛、每年分两个阶段举行的全国排球联赛、各类表演赛、上海市大学生排球比赛……用每天2个小时的训练时间,来应对那么多专业球队,那么多比赛,复旦排球队镇定从容,靠的是技术、意志和精神。当时训练和比赛的场地在风雨操场,现在的复旦托儿所附近。那是一个由泥巴和煤屑撒成的操场,顶部搭建着简易的竹棚,四面通风。每逢下雨,风刮着雨水扑进棚内,从教练到队员便要淋成落汤鸡。夏天太阳毒的时候,队员们无处躲藏,在休息的空挡,不少队员甚至会跑到电线杆的背面,在那一点细长的阴凉里寻找一丝慰藉。然而,每天两个小时的锻炼依然风雨无阻,铁的纪律终于锤炼出一支钢铁般的队伍。复旦男排曾与国际球队交战数次,包括古巴、印尼、缅甸、阿尔巴尼亚等国在内的球队都曾有过交手,战绩不俗。然而,在董嘉良老师心中,一直有一个解不开的结。1961年,上海男排红队荣膺全运会冠军。同年,红队与蓝队(即复旦男排一队),在上海市体育馆进行了两场比赛。复旦男排一队两战连胜,一时在沪上传为佳话,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当年6月,复旦男排一队赴北京学习,与北京体育学院交流比赛。当时的国家排球队主管李德将军指名要复旦男排一队与国家队比赛一场,以考察业余排球队的情况,同时选拔人才。复旦男排群情振奋,积极备战。但在6月下旬时,校党委要求排球队回校参加考试。毕竟大家都是学生,以学业为重。球队不得不忍痛放弃了与国家队交锋的机会,临时购买硬座火车票返回上海。回上海后,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回学校。踩着考试的铃声,他们走进考场。复旦排球队也不断地吸收国内外先进的训练经验,琢磨克敌制胜之道。当时的女排队员虽然经过严格选拔,身高、体力在同龄人中很有优势,但和专业队队员站到一起,便又相形见绌了。根据自身特点,女排扬长避短,讲究智取,打得灵活、巧妙。她们也会不断地向专业队取经,在赛前偷偷去观看对手的比赛,揣摩对方的球路、风格、特点,寻找破绽,成为她们的必修课。在复旦女排惯用的技战术中,很有效的一项就是“快球平拉开”,发快球,三号位掩护,平行四号位在靠近边线的位置快攻,对方不易拦网。这项战术在当时国际上都具有领先水平,用当时任复旦女排一队队长的罗惟德老师的话讲,就是比较“fashion”。日本女排当时曾引起过世界瞩目,号称“魔鬼大松”的日本女排教练大松博文以其魔鬼训练打造出一支劲旅。复旦排球队也在训练中尝试了其中一些方法。罗惟德老师至今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她介绍说,在平时训练中,以防守为例。教练拿着一筐球,一个接一个不停地抛向队员,而且每个球都会特意抛向三分线之外。于是,防守队员必须尽全力向侧后方斜扑,触球的同时由于惯性,必定要翻个跟头,然后马上顺势站起来救下一个球。罗老师说,经常有队员因为疲惫和小失误,救不起球,只能眼睁睁等着球一个接一个砸向自己。即便是这样艰苦的训练,队员们也挺过来了。教练并非不心疼大家,可是,为了取得优异成绩,做一支优秀的“业余队”,没有一个人有所怨言,反而更加努力。由于平时训练时间比较少,有的队员为了练习腿部力量,每天背着重重的书包,掂着脚走路。队员们最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就是“家常便饭”,手被球砸肿了,指甲破裂,身上跌满青块,被栏网的钩子划伤……当他们对艰苦习以为常,对成败了然于心时,还有什么苦难不能克服?罗老师说:“运动是世界上最公平竞争的事情,非得苦练能有效,”这是排球队上下的心声。这一切,老师和同学们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中。学校领导关心和支持,老师同学们主动一对一为排球队队员们补课。众志成城,复旦排球队的辉煌是对全校师生群策群力的回报。复旦精神薪尽火传在复旦排球队优异战绩的激励下,排球一时风靡整个复旦,甚至整个上海。复旦排球队的比赛,每次都成为复旦乃至整个上海的焦点。每次在风雨操场公开比赛,都是“一票难求”的盛事。有一次,国家女排与复旦女排比赛,陈望道校长亲自主持并致辞。许多进不了场的学生纷纷爬上茅竹搭建的围墙,有的甚至将许多桌子椅子叠在一起,摇摇晃晃地站在上面,为的就是一睹排球队的芳容。当时复旦大学每个院系、班级都有排球队,校内联赛举行得如火如荼,排球成为大家挂在嘴边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校队的队员们于是也常常要到“基层”去,成为各自院系的主力甚至指导老师,有时还要被“借”到排球实力比较弱的院系担任指导。他们成为那个时代声名卓著的复旦人。罗惟德老师回忆说,十年前,有一次,她和教练在南京路闲逛,突然迎面一个警察气势汹汹地朝他们跑过来。当时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心想自己也没犯啥错儿啊。眼看着警察跑到面前,突然停住,望着他们诚恳地说,我小时候家住在国权路,经常看你们在风雨操场打球,谢谢你们!复旦排球队异军突起,无意中改变了那一代复旦人的生存状态,甚至改变了那一代上海人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来历数这些复旦的英雄。何慧娴,曾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新闻发言人,现任中国奥委会副主席。而在40多年前,她是复旦大学校排球队的主力二传手,新闻系学生。由于年龄最小、个头也最小,大伙都宠着她,她因此获得了不少昵称:“小家伙”、“小萝卜头”、“小璐璐”。那时,几乎每个球员都有小名或外号,但像她这样一下子赢得一连串的昵称,却着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聪明、开朗、机灵,是她的教练和对友们对她的一致评价。人小志不小,她训练丝毫不逊于老队员,而她最擅长的就是发球,经常可以直接发球得分,于是又被大家亲昵地称为“发球妹妹”。她毕业后,成为《新体育》杂志的记者,同时见证了中国女排五连冠。原中国女排主教练袁伟民、队员郎平、张蓉等都是何慧娴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的一生都与排球结下了不解之缘。徐大用,当时男排一队的主力队员,运动健将,力学系学生。他曾代表上海队参加全运会,是当时不折不扣的明星。现在,他在美国大学任教,被聘为终身教授,也是复旦大学美国校友会总会长。虞重干,男排主力队员,物理系学生。毕业后分配到河北担任教师,不久加盟河北省排球队,先后做过运动员,教练员。后来,他考取上海体育学院研究生,留校任教,现在已经担任上海体育学院副院长。他也是当年的那批排球队队员中惟一一位最终从事排球工作的人。……他们把人生最美好的一段年华留在风雨操场,留在复旦的记忆里。复旦排球队的这批队员,毕业后分配到祖国的大江南北,从事着各项与自己在校学习期间专业相关的工作,在各自的领域中均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为共和国的建设竭尽所能。现在时有报道,国内部分运动员退役后,因为受教育程度太低或者没有一技之长,而无法适应社会。当时复旦大学的教育模式、复旦排球队队员的精神和意志,都是可供借鉴的不朽财富。

为什么说是校队生涯“独特”(或者是特殊)呢?有些特别的经历和时刻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特别的艰苦

当运动员要吃苦这很正常,但我们除去训练之外吃的苦可能就是其他名牌大学的运动员所想象不到的了。最典型的一例便是我们的球场要靠我们自己来修建。那时候学校条件差,排球场完全是体育老师带着我们一起建起来的。自己打“三合土”、自己拉着碾子压······。再有当时学校经费紧张,运动员的补助很少,训练一天补助三毛五,集训和比赛期间每天能发一到两元。高校联赛时最常见的镜头是——休息时对方队员举着雪糕或喝着汽水,而我方球员则聚在一起靠抽几口烟来解乏,那个情景真是即辛酸又好笑······

特殊的待遇

老话儿说有苦就有甜。进了校队也能享受到一般同学所没有的待遇,比如当时学校环境差,北京的天气也不好,所以上体育课是件很遭罪的事。由于“贵为”校队成员,享受“免体”待遇,所以当我叼着烟卷,站在窗前,瞅着同学们冒着风沙(现在叫沙尘暴)在操场上上体育课,心里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优越感,仿佛自己就是个特权阶级似的······其实,参加校队得到最重要的实惠,是在北京同学中第一批住进了学校宿舍。79年罢课游行成功后,二炮陆续退了一些住房,但由于数量很少,只能优先安排家离学校特别远的同学,不过李风和我都因属校队主力,故而“破格”被安排进了“东风二楼”,从此告别了辛苦的走读生涯······

别样的啦啦队

入学前两年,校排球队的主力主要出自77政经系和我们78工经系,而我们这几个班的同学又特喜欢看排球,所以每次到校外打比赛,就会出现一道奇特的风景——我们球队的大巴上总会有一些铁杆球迷,他(她)们基本上是由77政经和78工经的同学组成。这只特殊的啦啦队一直给予我们最强有力的支持,辅佐着我们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难忘的“大逆转”

在我几年校队的生涯中,最难忘、最经典的一次战役是对北京大学那次“翻盘”之战。

地点是在北京钢铁学院。面对实力稍高于我们的“北大”,前三局已经是一比二落后了,第四局又打到了5:14落后,教练及时叫了暂停。在张教练、队长王小奕和副队长李风的鼓劲下,在同学啦啦队呼喊声中,大家及时调整了心态,不再考虑比分差距,而是开始竭尽全力,一个球一个球去拼,一分一分去咬,于是奇迹终于出现了——6:14、7:14、8:14···14平!16:14!!我们终于以顽强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心击垮了对方的心理防线,拿下了关键的第四局。紧接着在第五局,我们乘胜追击,气势如虹地击败了当时在北京高校中实力最强劲的北京大学!成功地实现了“大逆转”。那一年,我们人民大学排球队“空前”地夺得了北京市高校排球联赛的亚军—-这个骄人的记录恐怕到现在都没有被学弟们打破吧?

奇异的“德比大战”

据考,“德比大战”通常是指位于同一城市的同一运动(比如足球)的两只代表队之间所进行的比赛。但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上大学时就发生了同一学校两个不同专业的球队之间的比赛,即我们校排球队和校篮球队之间的比赛,所以我姑且称之为奇异的“德比大战”吧。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其实我们校排球队和校篮球队之间关系一直还不错,某一日不知谁突发奇想提出一个“挑衅性”的建议:让校排球队和校篮球队比试比试,即两个队先赛一场篮球、再赛一场排球,看看各队的表现如何。没有想到,这个建议居然被两个队的教练和队员接受了,当然,这一下就从玩笑变成“较劲”了。于是某天先进行了篮球比赛,那天我们排球队真是“打疯了”,张教练、王小奕和我利用排球运动员原地弹跳高的优势干扰(甚至是封盖)对方的投篮,同时拼命抓篮板球组织快攻,担任快攻突击的是李风和79计统系的王高潮。我们靠的就是用快攻来冲垮对方的防线(说实话,真要靠慢腾腾地打阵地战,我们也不行)。真是想不到,李风那硕大的身板儿,跑起快攻来真是身轻如燕,使人不禁想起NBA的“滑翔机”—-德雷克斯勒,而那王高潮更是身形如鬼魅,速度如闪电,整个就是NBA“闪电侠”—韦德的“范儿”······而他们二位也理所当然成了我方的主要得分手。我估计篮球队那帮哥儿们也没有想到我们打得会这么快,甚至开始可能还轻视我们呢,结果被我们一波一波让人喘不上气的快攻给打的有点蒙。等裁判一吹结束哨,您猜怎么着?我们排球队居然还赢了!这下把大伙儿高兴的,使劲地欢呼。既然篮球都赢了,那排球可是咱老本行呀!于是我带着得意甚至有些夸张和炫耀的口气开始向篮球队那帮哥儿们叫板了:“下一场排球比赛,我们可以每局先让你们10分儿,从0比10开始打!”(那时15分一局)

我记得后来好像篮球队那帮哥儿们并没有真和再我们比赛一场排球,大概是他们自忖排球实力差距太大,不比也罢。不过这场奇异的“德比大战”的胜利我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好玩,甚至在想,你说李风和王高潮当时要是参加了篮球队,是不是也能打上主力呀?······

原文地址链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