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俄科院学者与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座谈,俄社会反思人才流失

2019年12月27日 - 国际
俄科院学者与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座谈,俄社会反思人才流失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两名俄罗斯裔科学家海姆和诺沃肖洛夫10 月5 日捧得2010
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然而,这个好消息并未给俄罗斯人带来多大的喜悦,反而有种心痛的感觉。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当天就批评俄罗斯政府没有为年轻学者提供有吸引力的条件,从而导致人才流失。

新京葡 1

近十万学者到西方谋生

2013年7月19日,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В.И.穆库迈勒等三人代表团访问了世界历史研究所。俄学者与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进行了座谈,会谈由该室主任王晓菊主持。
俄学者首先简要介绍了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的概况。社会学所成立于1968年,前身是苏联科学院具体社会研究所。后几经演变,2005年改组为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该所共有30个研究中心,3个分所,约有300名科研人员。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社会学史和社会学理论,社会学和政治学研究方法论,俄罗斯社会结构转型和社会流动,社会制度转型和公民社会形成,俄罗斯社会价值观的演变,俄罗斯社会政治和社会文化的现代化,社会体制和政治体制比较研究,管理社会学,宗教在当代俄罗斯的社会文化功能等。
俄罗斯政府针对科学院系统的大规模改革引起了中国学者的关注,在此次座谈中,俄学者向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科学院仍承袭苏联时期的财务管理体制和科研体制,近年来不断受到政府的批评。理由如下:科研人员老龄化严重,步入退休年龄的科研人员占研究人员总数的34.8%;科学院学者的研究成果在国外的摘引率低;未与国际学术水准接轨;作为国际交流工具,学者不够重视对英语的学习;通过俄科院各所计划和购买设备的资金分配不透明;大部分预算拨款按编制下拨,只有小部分用于激发竞争意识;管理中存在官僚主义;行政问题和财产问题繁多等等。因此,大约从2000年左右,俄政府就提出改革意向,但由于俄罗斯学术界的强烈反对,改革一直没有大刀阔斧地进行。今年6月27日,俄政府最终出台对俄罗斯科学院进行改革的法律草案,次日即被提交至俄罗斯国家杜马讨论。俄罗斯政府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在近期召开的政府会议上指出,这场改革旨在与俄罗斯基础科学的停滞状态做斗争。俄罗斯科学家们虽在各个领域取得一些重大的成就,但管理体制还停留于上个世纪30—40年代。这种管理机制不符合俄罗斯科学发展的现代任务。这种体制早就应当进行改革。
俄罗斯政府改革科学院系统的目的是在国家层面优化科研基础设施,将俄罗斯基础科学从停滞状态中拯救出来,提高科研成果的国际水准。改革主要针对俄罗斯科学院的管理体制,力图将科研职能和行政职能分离。具体做法是拟将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医学科学院和俄罗斯农业科学院合并为一个新的研究机构,名字依然叫做俄罗斯科学院;科学院将不再管理财务、财产、后勤等公共事务,财产管理权交给独立的俄罗斯国家代理机构;取消通讯院士称号,在三年内暂停新院士的遴选工作,给保留院士称号的学者增加津贴;将研究所归入高校等。这场由俄政府主导的改革从一开始即在俄罗斯科学界、各大媒体,甚至国外引起了轩然大波。其实,改革是社会各界的共识,分歧在于究竟如何改革。目前,拥护现改革方案和主张延迟改革的两种呼声针锋相对,事态发展还需静观。
俄学者还就一些社会问题与我们交换了信息。如解体20余年,俄罗斯社会结构重新分化组合,目前俄社会贫富差距达到16倍。目前,俄罗斯境内的中亚移民共计200—300万,他们大多受教育程度低,从事清洁工、服务员之类的工作。俄政府一方面鼓励他们在俄就业,以缓解劳动力短缺压力,另一方面又采取排斥态度。另外,苏联时期开办了许多技能培训学校,解体后技校的数量逐年减少,造成护士、幼师短缺。目前,中等技校大多由大型企业,如石油、天然气企业开办,学生入学竞争压力大,但毕业后可以直接到这些企业工作。
弗•伊•穆库迈勒(Мукомель Владимир
Изявич),社会学博士,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移民和一体化进程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移民政策和移民问题。
戈•阿•克柳恰廖夫(Ключарев Григорий
Артурович),哲学博士,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所科研秘书。主要研究连续教育社会学,俄罗斯社会政治发展中连续教育的作用;教育政治经济学,教育体系规划;作为社会参与方式的公民教育;运用社会学方法判断正规教育和非正规教育的效果。
尤•弗•戈柳索娃(Голиусова Юлия
Вячеславовна),社会学副博士,俄罗斯科学院社会结构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青年社会学。

其实早在上世纪30 年代,就有两名俄罗斯科学家在海外创造了辉煌的成就。1933
年供职于美国无线电公司的俄罗斯人兹沃雷金制造了世界第一台电视机,之后又发明了夜视仪。这些发明使美国无线电公司夺得了全球电器业霸主的地位。另一个俄罗斯人西科斯基在1939
年造出了世界首架单旋翼和尾桨结合的直升机。上世纪40
年代,沃特·西科斯基公司制造的直升机全面列装美国陆海空三军。

(俄罗斯东欧史研究室张丹 供稿)

俄罗斯媒体在评论这两名上世纪30
年代的俄裔科学家时满怀自豪,但要说起刚刚捧得诺贝尔奖的这两位,就不免有些酸溜溜的滋味了。他们认为,前两人的成就是俄罗斯人为人类进步作出的重大贡献;而后两人的成就则是俄罗斯人才流失便宜西方国家的后果。他们获奖不得不叫人琢磨“他们为什么没有代表俄罗斯得奖”这一问题。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在得知海姆和诺沃肖洛夫的成就后说:“我们需要努力,这样我们的天才才不会出国。”

俄罗斯一直深受人才流失之害。苏联解体后,政府对学术界的资助锐减,一些研究所和实验室的科研工作被迫停止。经济形势的恶化更是直接导致了科研人员的生活无法保障,为数众多的科学家被迫前往西方国家谋生。据俄官方统计,1991—1999
年间,俄罗斯科研大军的人数由大约 88 万人缩减到大约39 万人。到了90
年代末,俄罗斯已不再害怕人才流失了,因为最好的人才已经流失殆尽。人才流失直接导致了俄罗斯科研实力的下降和科研队伍的断档。
2000 年全俄47%的科研人员都年过50,年龄在30—40
岁间的研究人员仅占15.6%。据统计,从苏联解体到1995 年,将近8
万名学者和科研人员移民国外,直接导致经济损失高达600
亿美元。而如果在欧美培养如此规模的人才力量,至少需要花费1 万亿美元。

新京葡,西方国家捡到大便宜

俄罗斯科技人才的流失使西方国家捡到了大便宜,获益最多的是美国、德国和英国。据统计,近年来移民到海外或者到海外寻求发展的科研学者以大学生为主。他们通常走的是“先德后美”的路子。
2000 年以来,每年大约有4000
名年轻研究人员和大学生离开俄罗斯,他们大部分先到德国深造,之后再到美国读取博士学位。据统计,2001
年只有大约800 名俄罗斯人在德国留学,目前增加到了将近1.3 万人;1997
年只有74 名俄罗斯人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到 2006 年这一数量增加到了183
人。此外,俄罗斯60%的各类国际奥林匹克知识竞赛得主都离开了祖国。到美国发展的俄罗斯大学毕业生主要来自莫斯科国立大学。接下来就是莫斯科理工学院,海姆和诺沃肖洛夫都曾是该学院的学生。东南亚地区也是俄罗斯人才流失的目的地之一,吸收俄罗斯人才最多的国家是新加坡。

有评论说,输出人才对俄罗斯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这有利于俄罗斯的技术向全球扩散,能够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形成一股俄罗斯技术全球化的激流。但俄罗斯政府对这股激流丝毫不感兴趣。反而千方百计留住人才,其中第一招就是提高科研人员的福利。(记者/王德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