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经济特区

2019年12月30日 - 国际
经济特区

新京葡 1

原标题:【边界观察】从法外之地到“经济特区”,金三角发生了什么?
来源:界面新闻图片来源:海洛创意【“边界观察”是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赵萱在界面新闻开设的专栏,基于田野调查经历,讲述他对于全球边界地区的观察和思考。】位于东南亚泰国、缅甸与老挝三国交界的金三角(Golden
Triangle)向来被视为一个无序、危险、自外于民族国家权力的法外之地,以鸦片种植和毒品贸易闻名,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地方武装、赌博与色情等不法事宜。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相似的地区还有很多,例如位于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界处的金新月地带,位于拉美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和巴西诸国的银新月地区以及作为“后起之秀”的黎巴嫩贝卡谷地。毒品与罪恶是它们共同的记号。当然,对于国人而言,金三角无疑是最为熟悉的一个。金三角的闻名除了它惊人的海洛因生产与销售能力,主导着国际毒品贸易,更重要的是临近中国而带来的联动。2018年,我开始走访中国边境地区,并迂回于老挝等国进行考察,不仅是老挝,原本遥远,布满丛林与山丘的金三角,也逐渐在地方人的表述中变得丰满。“金三角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去那里很方便,你也可以去。”不少老乡给我这样的建议,尽管我拒绝了类似的好意,但金三角已随之变得有趣。中老边境的磨丁检查点。在一些观察者的纪录中,金三角已经从一个荒凉的域外转变为“经济特区”或“旅游目的地”,并反映在官方的文本和实践中,尤其在近10来年的变化中,我们得以获得一个全新的金三角形貌与解释路径。在传统观感中,金三角逃避了民族国家的统治,当地居民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不从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毒枭与来自多民族的居民形成绑定的利益链条,以毒品贸易为经济来源,以自治或拒绝被统治的状态将国家权力置于边缘,既是某种政治的也是历史的共同体,边境、“弱国”为其提供了可能的发展空间。在上述的表述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孱弱的民族国家形象,让渡权力并对这些特殊的地区无能为力,但真实的情况可能有所区别。金三角在新世纪转变为经济特区的过程中,全球商业资本的进入与企业的开发构成了金三角延续的重要线索。2007年,老挝政府与注册于香港的国王罗马集团(Kings
Romans
Group)合作成立了金三角经济特区,后者租用土地对老挝博胶省湄公河畔3000公顷的地区进行开发,以博彩和旅游业为核心发展经济,源源不断的资本开始进入这片“丛林”,辐射区域也进一步扩大。随之而来的是技术力量的大规模介入,公路、铁路、电话、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了金三角的空间状态,3号亚洲国际公路与泰国清莱国际机场同样被包裹了进来,最便捷的进入方式仍然是借助渡船经泰国与老挝的边境进入。而“基础设施”的营造显然并不仅限于物理与可见的范畴,同时深入到制度、权力与人们的精神心理。在开发后的10年间,不仅是赌场,酒店、餐厅、购物中心乃至跨境医疗服务逐渐兴起,来自各国官方与商业企业的贷款在此角力,失败的项目与成功的项目相互叠加,非法的产业与合法的行业相互包装,早期的发展野心被接踵而至的更大的商业雄心取代,一个新的金三角被制造了出来。更具冲击性的事实是,金三角本身所具有的无序、神秘与邪恶的形象成为了可被利用、被反复兜售与传播的文化符号,难以想象,金三角作为一类旅游品牌可能刺激多少人的欲望。在对众多边境地区的观察中,不同边境所具有的特殊空间形态和文化景观往往会成为开发者与玩家们创作、挪用和翻转的重要素材,从而带来文化与认知上的失焦与失序,同时也孕育了巨大的商机。我不知道新的金三角究竟有没有兑现经济发展的承诺,但显然本地的国家政府试图保持这样一种活跃的生命力。毫无疑问,如今的金三角变成了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地方,不仅是幕后众多国际背景的参与者,还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与冒险家,本地的土著、东南亚的劳工、东欧的妓女、中国的游客以及各地的赌徒随处可见,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金三角依旧是属于精英的。在对金三角全新的观察里,我们似乎依然可以看到一个在复杂的自治形态面前“置身事外”的民族国家主权,但却不再能禁锢于“无能为力”的话语表述中。正如一系列后发国家研究所表现的那样,资本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开发是这类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针对金三角这一类无法进行充分的主权管理与领土控制的区域,代理人制度与主权商品化是一种有效的统治技术,其不能被机械地理解为权力让渡,而是具有主动性的;无法甚至不需要拘泥于领土空间的所属与控制,而是在于领土开发和治理的效果。老挝官方网站上金三角经济特区建设方案在老挝规划和投资部投资促进司(Ministry
of Planning and Investment, Investment Promotion
Department)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金三角经济特区的建设方案,该区的投资项目以跨国公私合营的体制为基础,总投资为8660万美元,用于建设服务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和产业,包括农业、畜牧业、制造业;酒店和住宅区开发;高尔夫球场;教育机构和医疗中心;商业和国际贸易;房地产;银行、保险和金融机构;邮政、电信、互联网、广告和印刷;货物和乘客的运输;发展旅游娱乐区;餐馆、酒吧和仓库、免税商店和免税区。在这份建设方案与层出不穷的发展报告、建设规划与宣传单页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国家的参与,尽管未必指向直接的权力监管。虽然不能否认,金三角经济特区依然与“法外之地”和“不法之徒”紧密相连,充满着精英们的利用与产业中的“藏污纳垢”,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更为复杂的、无法预估的民族国家实践和主权叙事之下,金三角不再是一个远离政治、逃避统治的故事,这一事实或许令人不安,但也或许令人期待。(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责编邮箱:yanguihua@jiemian.com)

原标题:从法外之地到“经济特区”,金三角发生了什么?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位于东南亚泰国、缅甸与老挝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向来被视为一个无序、危险、自外于民族国家权力的法外之地,以鸦片种植和毒品贸易闻名,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地方武装、赌博与色情等不法事宜。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相似的地区还有很多,例如位于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界处的金新月地带,位于拉美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和巴西诸国的银新月地区以及作为“后起之秀”的黎巴嫩贝卡谷地。毒品与罪恶是它们共同的记号。当然,对于国人而言,金三角无疑是最为熟悉的一个。

新京葡,金三角的闻名除了它惊人的海洛因生产与销售能力,主导着国际毒品贸易,更重要的是临近中国而带来的联动。2018年,我开始走访中国边境地区,并迂回于老挝等国进行考察,不仅是老挝,原本遥远,布满丛林与山丘的金三角,也逐渐在地方人的表述中变得丰满。

“金三角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去那里很方便,你也可以去。”不少老乡给我这样的建议,尽管我拒绝了类似的好意,但金三角已随之变得有趣。

中老边境的磨丁检查点。

在一些观察者的纪录中,金三角已经从一个荒凉的域外转变为“经济特区”或“旅游目的地”,并反映在官方的文本和实践中,尤其在近10来年的变化中,我们得以获得一个全新的金三角形貌与解释路径。

在传统观感中,金三角逃避了民族国家的统治,当地居民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不从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毒枭与来自多民族的居民形成绑定的利益链条,以毒品贸易为经济来源,以自治或拒绝被统治的状态将国家权力置于边缘,既是某种政治的也是历史的共同体,边境、“弱国”为其提供了可能的发展空间。

在上述的表述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孱弱的民族国家形象,让渡权力并对这些特殊的地区无能为力,但真实的情况可能有所区别。

金三角在新世纪转变为经济特区的过程中,全球商业资本的进入与企业的开发构成了金三角延续的重要线索。2007年,老挝政府与注册于香港的国王罗马集团合作成立了金三角经济特区,后者租用土地对老挝博胶省湄公河畔3000公顷的地区进行开发,以博彩和旅游业为核心发展经济,源源不断的资本开始进入这片“丛林”,辐射区域也进一步扩大。

随之而来的是技术力量的大规模介入,公路、铁路、电话、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改变了金三角的空间状态,3号亚洲国际公路与泰国清莱国际机场同样被包裹了进来,最便捷的进入方式仍然是借助渡船经泰国与老挝的边境进入。而“基础设施”的营造显然并不仅限于物理与可见的范畴,同时深入到制度、权力与人们的精神心理。

在开发后的10年间,不仅是赌场,酒店、餐厅、购物中心乃至跨境医疗服务逐渐兴起,来自各国官方与商业企业的贷款在此角力,失败的项目与成功的项目相互叠加,非法的产业与合法的行业相互包装,早期的发展野心被接踵而至的更大的商业雄心取代,一个新的金三角被制造了出来。

更具冲击性的事实是,金三角本身所具有的无序、神秘与邪恶的形象成为了可被利用、被反复兜售与传播的文化符号,难以想象,金三角作为一类旅游品牌可能刺激多少人的欲望。在对众多边境地区的观察中,不同边境所具有的特殊空间形态和文化景观往往会成为开发者与玩家们创作、挪用和翻转的重要素材,从而带来文化与认知上的失焦与失序,同时也孕育了巨大的商机。

我不知道新的金三角究竟有没有兑现经济发展的承诺,但显然本地的国家政府试图保持这样一种活跃的生命力。毫无疑问,如今的金三角变成了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地方,不仅是幕后众多国际背景的参与者,还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与冒险家,本地的土著、东南亚的劳工、东欧的妓女、中国的游客以及各地的赌徒随处可见,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金三角依旧是属于精英的。

在对金三角全新的观察里,我们似乎依然可以看到一个在复杂的自治形态面前“置身事外”的民族国家主权,但却不再能禁锢于“无能为力”的话语表述中。正如一系列后发国家研究所表现的那样,资本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开发是这类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针对金三角这一类无法进行充分的主权管理与领土控制的区域,代理人制度与主权商品化是一种有效的统治技术,其不能被机械地理解为权力让渡,而是具有主动性的;无法甚至不需要拘泥于领土空间的所属与控制,而是在于领土开发和治理的效果。

老挝官方网站上金三角经济特区建设方案

在老挝规划和投资部投资促进司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金三角经济特区的建设方案,该区的投资项目以跨国公私合营的体制为基础,总投资为8660万美元,用于建设服务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和产业,包括农业、畜牧业、制造业;酒店和住宅区开发;高尔夫球场;教育机构和医疗中心;商业和国际贸易;房地产;银行、保险和金融机构;邮政、电信、互联网、广告和印刷;货物和乘客的运输;发展旅游娱乐区;餐馆、酒吧和仓库、免税商店和免税区。在这份建设方案与层出不穷的发展报告、建设规划与宣传单页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国家的参与,尽管未必指向直接的权力监管。

虽然不能否认,金三角经济特区依然与“法外之地”和“不法之徒”紧密相连,充满着精英们的利用与产业中的“藏污纳垢”,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更为复杂的、无法预估的民族国家实践和主权叙事之下,金三角不再是一个远离政治、逃避统治的故事,这一事实或许令人不安,但也或许令人期待。

责任编辑:赵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